为什么现在越来越多人选择考研?除了提高竞争力,这一点也很重要

浏览:2084   发布时间: 08月20日

读大学前,陆柯甚至从来没有听说过“985”、“211”这两个名词。教育资源的差距所形成的壁垒,竟然那样关山难越。在陆柯就读的那所普通高中,老师平时强调的只有所谓的“普本率”。

陆柯不禁自嘲起来:“其实也难怪,我们学校可以说没有一个人能考上‘985、2211’的,考上一本就已经称得上是优等生了。老师有什么必要提起‘985’和‘211’呢?”。这个小县城里都排不进前三的高中,每届学生约有近2000人,然而考上本科的只有一半。

高考后,陆柯的分数如果想要读二本,只能选择去往千里之外的东三省或西北地区,这对陆柯而言太遥远了。在他看来,二本三本好像也没有什么区别,于是陆柯填报了省内一所名不见经传的三本院校。

陆柯确实不是传统意义上的“优秀的、聪明的”学生,但他至少是个“勤奋的、上进的”的学生。读大学后,陆柯发现身边的同学根本没几个是认真“求学”的。他在高中时听旁人说起的“读大学就跟玩一样”,竟然是真的?

宿舍里六个人,除了他之外,大家都是闲散度日。睡觉、翘课、打游戏是室友们的日常生活写照,唯有临近考试的时候才能在课堂上看见他们的身影。“记得最夸张的一次,我早上出门时,他们几个才从外面回来。

等我上完一天的课回到寝室,发现整个宿舍的人都还在睡觉。”陆柯说,“他们晚上常常溜去网吧打游戏,一直到天亮后寝室门禁解除了,他们再回来睡觉,然后逃掉整整一天的课。”陆柯觉得自己与周遭大部分同学格格不入。

一次偶然的机会,陆柯在报名填写一张大学生志愿者申请表时,看到了是否为“985”或“211”高校的选项。曾经,他以为一本就是我国高等教育的天花板,没想到,即使同祥位列一本,其中也有着天壤之别。“天外有天,人外有人。如果读高中的时候,我能早点意识到这些,能够多努力一些,或许现状会好得多。”

从这以后,陆柯时不时地留意起重点高校的各种公开信息和资源。优良的学风、顶尖的师资让陆柯向往不已。他深信:想要不受环境的影响,心中必然要留有一块向往之地。大学期间,几乎每个寒暑假,陆柯都会借着旅行的机会到各个城市的名校走访,近的有周边的杭州、上海、南京,远的有北京、武汉、广州。

他所在的大学校园坐落在舟山市,离浙江大学舟山校区约有七八公里的距离。“那里的主体是海洋学院,虽然多数课程我一窍不通,但偶尔也会有一些适合我旁听的通识类课程和讲座。”陆柯谈到,“在那儿,我十分幸运地认识了一位热心的同学,他很欣赏我的好学。

如果有合适的讲座或者课程,他都会提前通知我。”为了方便出行,陆柯专门购买了一辆小型电动车,课业不冲突的情况下,他一有空就乐此不疲地往浙大跑。这是陆柯最快乐的时候—“骑着‘小龟’,迎着海风,梦想和风一祥自由。”

那些蹭课的日子,陆柯在心里埋下了一颗考研的种子,他渴望有一天能够名正言顺地和名校的同学们坐在同一个教室里,享受共同的教育资源。陆柯说,“想考研的愿望一年比一年强烈。在我就读的大学,没有任何保研机会。

想要进入名校,唯有考研。”到了大三备考的时候,“智慧的创获,品性的陶熔,民族和社会的发展”这一崇高大学理想使他心生向往。陆柯将考研目标定为华东师范大学的教育学专业。但是,这不是“蹦一蹦”就是够到的目标。华东师范大学的教育学专业在全国排名中仅次于北京师范大学,是顶尖之中的顶尖。

陆柯的梦想,果不其然地遭到了周围人的嘲笑,就连父母也不看好:“中考和高考都没考好,考研有那么容易成功吗?”2017年的暑假,陆柯辗转联系上了在上海读书的初中校友,希望尽可能多地收集一些有用的信息。

初中校友听说陆柯的考研目标后,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“就你那成绩要不还是省省吧?”一一这句话,深深伤害了陆柯的自尊。“我知道自己不够聪明,这个目标听起来是痴人说梦。但是一年考不上我就考两年,两年考不上就考三年。虽然我的本科出身差,基础也不如其他同学好。但勤能补拙。

梦想还是要有的,万一实现了呢?”第一年备考时,陆柯便做好了“屡败屡战”的打算。梧桐树落叶的季节,陆柯屡次北上华师大听课。先从定海区坐四个小时的大巴前往杭州,再从杭州东站乘坐一个小时的动车抵达上海,他不知疲倦。

“梦想是船桨,然后让失败的恐惧顶在前面冲风破浪,让厌倦始终排在恐惧的后面。”这是陆柯朋友圈置顶的一句话,也是他考研以来的心境。2018年,陆柯的初试成绩离华师大的复试线还有些遥远,但他首先完成了超过国家线的小目标。

2019年,陆柯与华师大的距离又缩小了十分,接下来是义无反顾地朝着下一个目标前进。有句俗语说:“宁为鸡首,不为凤尾”。在陆柯看来,是“宁为凤尾,不为鸡首。”他期待着早日成为“凤尾”。

主营产品:道路灯,太阳能灯,高杆灯,庭院灯,交通灯,LED路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