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英宗发起的“夺门之变”,为什么会被很多人认为是没有必要的?

浏览:3391   发布时间: 08月31日

明景泰八年,石亨、曹吉祥与徐有贞等人,拥戴被景泰帝朱祁钰所囚禁的英宗朱祁镇,重新登基称帝,这件事就是明朝时期著名的“夺门之变”。

英宗恢复帝位后,废朱祁钰为郕王,半个月之后,朱祁钰病重去世。

如果从表面来看,夺门之变就是哥哥抢回了被弟弟所占的皇位,可后世很多人觉得夺门之变其实是没什么必要的,就算没有这场宫变,也没啥关系。

夺门之变发生前,景泰帝朱祁钰就已病重,而且其膝下根本没有皇子能够继位,按照朱元璋所定的《皇明祖训》,皇位终究十有八九还是会回到朱祁镇身上,他实在没必要多此一举。

如果评选明朝最不靠谱的皇帝,明英宗朱祁镇必然名列其中,宣宗驾崩后朱祁镇登基,那时候的朱祁镇年纪太小,大事都由其祖母张太皇太后与内阁执掌,一切都很平顺。

可随着张太后崩逝,内阁阁老纷纷隐退与去世,长大的朱祁镇逐渐成了真正的皇帝。

说起来,朱祁镇并没有什么坏心思,但他耳根子软,什么人都相信,尤其是身边那些心存不良的内侍,比如王振,正统十四年,就是在王振撺掇下,英宗御驾亲征瓦剌,结果被抓了。

土木堡之变,英宗被瓦剌俘获,而明朝为了江山,遥尊英宗为太上皇,让监国的郕王朱祁钰成为新帝,一夕之间,明王朝就换了主人。

不到一年时间,觉得没意思的瓦剌将朱祁镇又放了回去,这就尴尬了,坐稳皇位的朱祁钰不愿将皇位归还,因此将朱祁镇软禁于南宫之内,长达数年之久。

对于这样的事情,绝大多数的大臣都是很同情朱祁镇的,虽然这个皇帝并不怎么样,而朱祁钰反而更加出色,但明代的士大夫,向来都很重视两个字,那就是“法统”。

朱祁钰的皇位来的意外,朱祁镇回朝,他理应归还,他不仅不肯,反而愈发过分。

在将朱祁镇幽禁的岁月之中,朱祁钰还废除了太子朱见深,改让自己的儿子朱见济为储,即便朱见济后来夭折了,他依旧不肯恢复朱见深的储位。

可再多的不满,毕竟朱祁钰做的不错,而且当时明朝被折腾得非常虚弱,经不住再乱一场,朱祁钰这个皇位也就一直坐着,直到景泰八年,朱祁钰病重不起。

眼见朱祁钰即将驾崩,宫廷内外各方眼见按捺不住了,朱祁钰没有儿子,将来皇位落在谁的手里,对这些臣子而言是非常重要的,抢占先机,就是为自己抢占前途。

在景泰七年的时候,朱祁钰就开始生病了,不仅是大朝会,就是一些礼仪活动他都不参加,景泰八年正月,群臣已经基本看不到他的面了。

皇帝如此重病,前朝当然惶惶不安,毕竟朱祁钰可没有儿子,皇位要传给谁是个大问题。

按照《皇明祖训》,首先就是之朱祁钰的哥哥,也就是英宗朱祁镇,皇位本来就是他的,若是朱祁钰驾崩,皇位归还也是名正言顺,但朱祁钰肯定不愿意这么做。

其次就是朱祁镇的儿子,废太子朱见深,有子立子无子立嗣,朱见深是最符合法统继承皇位的皇子,何况他本来就是曾经的太子。

可无论是传位朱祁镇还是朱见深,都不是朱祁钰所愿意的,朱见深年幼无法处置朝政,最后大权还是归朱祁镇,这都是一样的,这条路似乎是行不通的。

朱祁钰的父亲宣宗只有两个皇子,如果不传位给朱祁镇,那么就要让给宗室里的其他人,如此一来,也就意味着皇位在宣宗这一脉直接断绝。

按照当时朝廷里不少朝臣的建议,希望传位襄王朱瞻墡的儿子沂王,为首的就是那时的大学士王文正,当年宣宗驾崩,就曾有传闻说要传位朱瞻墡。

如果此事成功,那么王文正就是首功,乃是定鼎之臣,前朝局面必然地覆天翻。

江山换主这么大的事情,被很多人视作是为自己博取前途的重要契机,毕竟这么好的机会,可不是什么时候都有的,是最容易一步登天的好机会。

石亨、徐有贞与曹吉祥等人当然也看得明白,他们决定将宝押在太上皇朱祁镇身上,直接拥立朱祁镇恢复皇位,如此一来,这些人就是有功之臣,前途无量。

不少人觉得,即便是没有夺门之变,以当时朱祁钰的状况,可能也很快就驾崩了,到时候皇位没人继承,还是朱祁镇占便宜,皇位还是他的。

可实际上未必如此,朱祁钰完全可以留下遗诏,指定宗室藩王来过继。

当然,朱祁钰也是不肯皇位落入藩王支脉的,这么一来他就成了自己的父亲宣宗的逆子,但事情最后到底如何,谁也没有把握,所以不能够冒险。

朱祁镇与朱见深父子,是当时最有机会获得皇位的,更何况朱祁镇的生母孙太后当时还在,她自然是不肯皇位落入别脉手里,还是自己的儿子做皇帝最好。

整体来说,夺门之变并非没必要的事情,无论是朱祁钰留下遗诏,还是没有指定继承人,皇位一旦生变,引发前朝与宗室之争,对于整个明朝都不是好事,朱祁镇也未必能笑到最后。

主营产品:道路灯,太阳能灯,高杆灯,庭院灯,交通灯,LED路灯